筆趣閣最新網址 http://www.dvplcq.icu
筆趣閣 > 天地重渡 > 正文第七十四章熱血飛揚
  “我叫慕程雪,你叫什么名字呀,小怪物?”

    思念至此,踏出第一步的同時,猛然往胸口一擊。

    一口熱血噴灑而出,殷紅的鮮血在空中飛舞。

    這時,白色的小花猛然一震。

    一股氣流將所有熱血吸收了過去,其中一片花瓣同時變得嬌艷欲滴。

    “小怪物,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啊!”

    “回家!”

    “啊!這是不是太快了呀!人家都還沒準備好呢!”

    第二步...

    熱血飛舞過后,又一片花瓣變的嬌艷欲滴。

    思念在持續,熱血在噴灑!

    三步、四步、五步、六步!

    三片、四片、五片、六片!

    終于到最后一步了么?

    寒夢戎連噴六次心頭熱血,此時早已身心疲憊,搖搖欲墜。

    雖然如此,但是眼神卻更加堅定!

    小雪,我一定會摘得相思勿忘花!

    這時,回想起了慕程雪最后昏迷前的那一聲輕輕地呼喚。

    “小怪物!”

    第七步!心頭熱血再次飛揚!

    此時,連白兮都不禁屏住了呼吸,雙目凝望。

    空中熱血飛揚,一切仿佛都已定格。

    這一刻,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故。

    寒夢戎看著空中噴灑的熱血,腦中卻鬼使神差地浮現出了一副畫面。

    “吳正,我們不適合,麻煩你以后不要再來找我。”

    “冷欣,兩年來我為你做了所有能做的事,你卻這樣對我,這到底是為什么?”

    “呵呵,你做的那些事,在我看來不過是一個笑話。”

    冷欣絕美的臉上露出了不屑。

    這個女人曾經義無反顧,放棄所有和吳正在一起。

    吳正也為她付出了所有,可現在卻是這副無情的嘴臉。

    “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是在欺騙我,連身患重病也是假的?”

    “不錯,我還沒見過像你這么傻的人,不過本小姐現在玩膩了。”

    冷欣在冷笑中還帶著無盡的嘲諷。

    為了這個女人,不顧父母反對,掏空家中所有還負債累累。

    母親也被氣得重病不起,到如今卻只不過是一個笑話。

    吳正憤怒地上前,卻被一個彪悍的男人,狠狠地摔倒在地上,無法起身。

    “呵呵,真是個傻子!”

    一個油頭粉臉的男人走了過來,一腳踢在吳正臉上。

    吳正痛叫一聲,嘴角破裂鮮血直流。

    這個男人還一腳踩住吳正的頭,使命地摩擦地面。

    “親愛的,你可別把他弄死了。”

    “我呸,一個廢物死了便死了!”說完還吐了一口痰在吳正臉上。

    吳正瘋狂地爬起來,沖向那個男人,卻再次被彪悍的男人摔倒在地上。

    冷欣摟著那個男人手臂靠著他的肩膀,揚長而去。

    此時,吳正萬念俱灰,淚水狂涌。

    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才茫然地爬起。

    這一夜,吳正徹夜未眠,喝得酩酊大醉,獨自站上了天臺。

    本來以為,重渡一世早已放下。

    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卻突然浮現。

    熱血在飛灑中,最終散落于地。

    此時,空中似乎傳來一聲嘆息。

    相思勿忘花的最后一片花瓣碎裂。

    其他花瓣化為血水流入大地,如同鮮紅的淚水。

    那株小草也在搖晃中枯萎。

    白兮亦不明所以,怔怔發呆。

    哈哈!寒夢戎不禁雙眼潮濕,仰天狂笑!

    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

    上一次可以說是命運弄人,這一次又作何解釋?

    片刻之后,身上突然皆連炸響,血珠四射,隨后仰天狂吐一口黑血,跌倒在地。

    “公子!”白兮反應過來,急忙上前查探,不禁花容失色。

    此時,寒夢戎竟然沒有了任何氣息!

    白兮瞬間淚如雨下,猛然一咬牙。

    世人只知我魅惑眾生,卻不知我亦能救渡眾生。

    隨后一陣白霧升起...

    白霧之中,白兮眉心飛出一團白光,進入了寒夢戎眉心。

    白兮出生之時,這團白光突然從天而降飛入眉心,連她也不知道來歷。

    這次能感應到仙地位置,也是因為這團白光的存在。

    這團白光雖然來歷不明,但是卻有諸多神秘能力。

    白光進入眉心后,發出奇異的光芒。

    不過,寒夢戎卻依舊沒有轉醒。

    這時,地上有白衣滑落。

    隨后白霧中,開始莫名地生機勃勃,猛烈炙熱,直至歸于平靜...

    煞冷端著酒杯,一臉陰沉。

    這時,河啟來到大殿稟報。

    “大王,發現東海四圣的行蹤。”

    “他們今在何處?”煞冷眼中瞬間閃過一絲狠厲。

    “他們三人在魔天海域,四處打探兩個年輕人族的行蹤,如今正往西而去。”

    “三人?年輕人族?”煞冷有些疑惑。

    “探子回報,如今東海四圣只剩三人,此番尋找那兩個年輕人族,是想替老四報仇。”

    “人族?有點意思。”煞冷一口喝光了酒液,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意。

    “請問大王有何指示?”

    “敢劫我升階丹,必然要讓他們尸骨無存,至于那兩人族就給我抓來做下酒菜。”

    煞冷說完不禁舔了下舌頭,眼神中充滿妖異。

    “大王英明,老奴即刻去辦。”河啟恭維應道,轉身離去。

    年輕的人族?

    煞冷腦中浮現出,寒夢戎和白兮的面容。

    這是不是巧了點?

    此時魔天海域西處,三個黑影潛伏在海底深處。

    “老大,此處像極了我們要尋找的秘地,可惜竟然不能進去。”

    “老二,我們在此伏擊也是一樣,不但可以給老四報仇,還能獲得秘寶。”

    “不錯,這是一舉兩得。”

    東海四圣也是神通廣大,竟然能追尋至此。

    在秘境之中,白霧漸漸散去。

    白兮看著眼前沉睡的寒夢戎,不禁露出一絲自嘲的微笑。

    只要你能活著,一切都是值得的。

    數日后,寒夢戎才悠悠轉醒。

    此時醒來,只記得恍惚中做一場美夢,不但全身舒暢,連精神力也大幅上漲。

    自己當時萬念俱灰,靈氣暴走,經脈俱斷,可如今卻完好無損。

    “公子,你醒了。”白兮走上前來,一臉微笑。

    此時白兮一襲白衣,宛若出塵,身上隱隱有一種圣潔的氣息。

    “白兮,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寒夢戎一臉疑惑和不解。

    “公子用情過深,經脈俱斷,幸好我隨身攜帶至寶,為公子療傷。”

    白兮微微一笑,十分淡然。

    [筆趣閣 www.dvplcq.icu]百度搜索“biquge4.org”
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