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最新網址 http://www.dvplcq.icu
筆趣閣 > 穿到異世去打架 > 正文卷第四十二章:進宮
  “噗。”正在喝水的冉宗延差點沒一口噴了出來。

    他看著沒有一絲一毫不好意思的寒冰,她剛剛不是拎著一箱子銀子心滿意足的走了嗎?這才多久又要來要賞賜了?

    嚴良東眼睛一瞪:“寒侍衛,你也太得寸進尺了吧?”

    “是王爺說我還可以要其他的。”

    “才沒過多久,就不算數了嗎?”

    “簡直狂妄,居然用這種語氣跟王爺說話!”嚴良東對她的態度越來越不滿了。

    “嚴叔。”

    “王爺……”他有點委屈,為什么冉宗延一直幫著寒冰說話?

    “你是想要萍兒嗎?”

    雖然他足不出戶,但這畢竟是他的王府,任何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不是。”

    冉宗延有些意外,他竟然猜錯了?

    “萍兒已經是我的人了,王爺你的意愿并不重要,只要她愿意就行了。并且,她已經答應過我了。”

    “那冰兒想要什么?陳嬤嬤不行。”

    “我要她來干什么?”很顯然,她沒有聽出冉宗延話里的意思。

    “我明天要跟王爺一起進宮!”

    她拳頭緊握,目光堅毅,好像冉宗延如果拒絕,她就要沖上去威脅他直到同意一樣。

    他輕輕一笑,懶懶的靠在軟塌上,眼睛里帶著笑意:“這次確定了?不會等會又要來找本王要賞賜了吧?”

    “當然確定了。”當她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嗎?

    “原本你就是要隨本王去的,不要忘記了,你可是本王的貼身侍衛。”

    啊?寒冰傻掉了。

    她怎么把自己的身份給忘記了?對啊,原本就是冉宗延去哪里她就應該跟到哪里的事情,算什么賞賜啊?她是不是虧了?

    “還有事兒嗎?”

    “沒了。”

    “本王有。”

    這還是冉宗延第一次面色嚴肅的跟她說話。

    “陳嬤嬤是府里的老人了,縱然是有些事情做得過分了,那么也總歸有她的道理,你不得為難她。”

    寒冰緊咬著嘴唇,聲音幾乎是從喉嚨里發了出來:“不會為難的,既然王爺都親自發話了。但是,既然做錯了事情,那么就該受到相應的處罰!”

    說完,她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王爺,這寒冰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安排一下,讓陳嬤嬤出去避避風頭吧。”

    嚴良東倒茶的手一抖,幾滴茶水滴落在了桌子上。

    他聽到了什么?王爺這是在懼怕寒冰會在府里鬧事嗎?

    第二天一大早,寒冰就換上了一套嶄新的侍衛裝,還特地戴上了同款帽子。

    回想起昨天晚上特地送來衣服的崔嬤嬤,實在架不住她老人家的嘮叨。什么這個樣子是進不去皇宮的,還會讓王爺顏上無光。

    得,不就是一頂帽子嘛,戴上又不影響她的戰斗力。

    吱嘎吱嘎,老遠就聽見了冉宗延輪椅發出的令人牙酸的聲音。

    她轉過身,看著嚴良東推著冉宗延,緩緩的朝著她走了過來。

    好美……縱然是她這種對時尚,對美沒有概念的人,都覺得此刻的冉宗延,漂亮得不像話。

    平時披散著的長發用一根玉白色的絲帶輕輕的束起。不似平時穿衣的隨意,今天特地穿了一身繡著暗花的藏藍色長袍,陪著同款腰帶。嘴邊帶著標志性若有似無的笑容,在見到她的一瞬間,似乎笑得更加的明顯了。

    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紅唇……

    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發干,聲音也變得有點沙啞:“王爺,你真好看。”

    嚴良東腳底下一個踉蹌,差點沒直接從臺階上摔了下來。

    正在抬輪椅的兩個小廝,手一滑,旁邊的丫鬟驚呼聲此起彼伏……幸虧她眼疾手快,上前牢牢的接住了輪椅。

    “你們兩個怎么回事兒?差點把王爺給摔了。”

    兩個小廝嚇得面無血色,立刻跪在了地上:“王爺恕罪!”

    “好了,與你們無關。”

    “明明自己才是罪魁禍首,還好意思去怪別人不小心?”

    他的輪椅徑直越過了她,朝著大門走去。

    這話什么意思?誰是罪魁禍首?她怎么老是跟不上這些人的思維呢?

    門外的馬車已經等候多時了,嚴良東在冉宗延的面前彎下腰,雙手前伸,還未等冉宗延有什么動作的時候,嚴良東的身體就被寒冰給擠開了。

    “嚴總管,這種力氣活就交給我吧。”

    不是她瞧不起他,就那么點力氣,萬一將王爺給摔了怎么辦?

    他今天打扮得那么好看,衣服弄臟了再換也麻煩不是?

    王府里的人都不明所以的看著她,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她雙手一伸,將冉宗延橫抱了起來……

    [筆趣閣 www.dvplcq.icu]百度搜索“biquge4.org”
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安装